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基金成果>科普之窗
转载科技日报-《让“吃友”的世界洒满阳光》
作者:   时间:2014年10月15日 【字号: 】【打印本页】【关闭】
张穆君
 

“老师同学们,上午好,我,我,我叫邢力,邢力,力,力力⋯⋯” 这是邢力力2004年参加口吃矫正班,做自我介绍时的一段视频。除了磕磕巴巴的语言外,她脸上的表情也极不自然。那时的她,不仅沉默少语,也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找工作也频频被拒。现在,她却已经是一位口齿伶俐,表达清晰的口吃矫正师。

口吃究竟是怎么发生的,能够得到有效的矫正吗?

初识“吃友”

开口发声前,舌头应该往前还是往后?双唇应该打开还是闭上?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可能从来都不是问题,但是对于口吃者来说,说话这件很自然的事情却变得不容易了。口吃是一种言语流畅性障碍,俗称“结巴”,说话者知道想要说什么,但是因为不自主的重复、延长和停顿而说不出来。

北京师范大学彭聃龄教授承担了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汉语儿童阅读困难的干预训练与脑的可塑性》,通过研究,彭教授发现,差不多每100人里就有一位口吃者,在儿童中,这个比例更大,差不多是成年人的5倍。在中国有超过1300万的口吃者。语言上的障碍和困扰常常给口吃者带来很大的心理压力,甚至出现更严重的心理问题。了解口吃发生的机制 ,寻找有效的口吃矫正方法 ,是“吃友”极大的期望,也是研究者和口吃矫正师关心的问题。

“语言矫治是一件值得去做的事”

在语言的认知机制领域辛勤耕耘了几十年之后,彭聃龄开始认真思考如何从基础研究走向应用,使普通人都能从他们的研究成果中受益。1999年,他应邀到英国纽卡斯尔大学语言系访问。在那里他了解到,许多发达国家的政府和研究机构都对语言障碍的研究和矫治投入了很大的力量。相比之下,国内的情况却落后许多。他的一位英国朋友告诉他,当地每两个学校才有一个看病的医生,但每个学校却都有一个语言矫治师。

从纽卡斯尔回来后,彭聃龄想:“我搞语言认知研究20多年了,一直都研究正常的语言,原来还有那么多人受到语言障碍的的困扰。看来语言矫治是一件值得去做的事。”2000年,在教育部的支持下,彭聃龄联合纽卡斯尔大学语言系和香港大学言语与听力系,举办了国内第一个“语言的认知神经心理学与语言障碍”高级研讨班,办班的宗旨就是推动国内语言障碍的研究,培养一批从事语言障碍研究的高级人才。2005年,他们举办了“中国首届口吃研究与矫治研讨会”,提出了“关爱口吃群体,推进口吃研究”的口号。

万事开头难。他们没有口吃矫正经验,便从天津和长春请来了矫治师,并与北京林教授口吃矫正中心保持了长期的合作关系;他们没有口吃研究经验,便派青年教师到香港大学进修,收集了大量的文献资料,学习别人成功的经验;他们缺乏口吃研究人才,便连续多年招收了几届博士生,组成了很强的研究团队。现在在北京师范大学脑与认知科学研究院从事口吃研究的卢春明博士,就是当时参加到这个研究团队中来的。

到底为什么口吃

有一种说法是,口吃是因为心理因素造成的。北京林教授口吃矫治中心的邢力力说:“不是所有的‘吃友’在所有的时候都口吃。”在她所接触到的上百位口吃者中,不少人平时说话很正常,只有在某些特殊的时刻才“结巴”起来。一位市级领导,平时说话听不出有任何问题,但是只要向上级领导汇报工作,就会憋得满脸通红,磕磕巴巴。而另一位小学校长,在主持全校大会时,鼓乐队停止演奏,学生们都安静下来等着他说话时,面对话筒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所谓“越紧张越说不出话来”,就是这种情况。

另一种说法是,口吃与发音器官的运动障碍有关。在电影《国王的演讲》中,口吃矫治师让国王含着玻璃球练习说话,就因为当时人们对口吃的认识还仅仅停留在发音器官的运动层面,认为只要想办法把口腔打开,口吃就好了。

而彭聃龄和卢春明在研究中发现,无论是心理因素,还是外界的环境因素,都可能只是口吃的诱因。在口吃现象的背后,脑功能和脑结构的发育异常可能有更重要的作用。

以往的研究发现,与言语正常的人相比,口吃者在说话时不少脑区会出现过度激活,如运动皮层和小脑等,而在另一些脑区出现激活不足,如听觉皮层会。言语正常的人通常是大脑左侧优势,而口吃者会出现双侧优势或右侧优势。口吃者的皮层下组织,如基底神经节和丘脑的功能和结构也存在异常。

在口吃的脑机制问题上,有人认为,口吃者的脑机制异常主要反映了其发音前的准备不足,而另一些人则认为,口吃者的脑功能异常跟其发音器官的运动协调性异常有关。在彭聃龄和卢春明的研究中,他们发现口吃者可能在发音前和发音过程中都存在问题,两者分别与不同的神经网络有关。因此,口吃的诊断和干预不能只关注发音器官的协调性训练,还要关注其内在的语音加工过程。近年来,他们首次提出了口吃的双通路理论,成果发表在国际著名学术刊物“实验神经科学”上,在国际学术界和口吃矫正研究中产生了很大反响。

矫正口吃,从基础走向应用

基于彭聃龄教授等人的研究成果,近年来,口吃矫正训练也得到了不断的改善。例如,在最初的发声器官的训练中加入了说话之前语言学加工过程的训练。这样做,一方面提高了语音准备的效率,加快了语音提取和编码的速度;另一方面又保留和加强了原有的发声器官的训练。

已经不再是“吃友”并成为一名口吃矫正师的邢力力有一个梦想,希望用自己的故事和经历感染身边每一个“吃友”,给他们以鼓励和希望,也希望普通人能够用一种平和的心态去看待口吃。

 

文章来源:2012.6.20科技日报,8版

附件下载
 
 
  访问次数
  通知公告 更多>>
  • · 关于公布2017年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依托单位注册结果的通知(2017-05-16)
  • · 关于启动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验收工作的通知(2017-05-10)
  • · 关于2017年度京津冀基础研究合作专项项目申报的通知(2017-04-25)
  • · 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2016年第二批验收结果公告(2017-04-11)
  • · 关于受理2017年度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依托单位注册申请的通知(2017-03-28)
  • · 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办公室2017年考试录用公务员面试成绩公告(2017-02-17)
  • · 关于2017年度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不予资助项目复审申请的通知(2017-02-17)
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005012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4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四季青路7号院2号楼3层311室 邮政编码:100195 联系电话:(010)66153609 传真:(010)66157137